正文。

 

 

今天是我和許墨交往一週年的日子。我們為彼此空出時間,一起去約會,只為在這天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。

 

夏日炎熱,儘管現在不是正午時分,但只要是在室外就能感受到陽光的毒辣。

於是我和許墨共同決定先去看電影。

 

在電影院觀看電影時,我總感覺許墨有些不對勁。

當我因電影中男主角離開女主角的結局而落淚時,不經意轉頭看向許墨,發現他失神看著電影屏幕。

 

我喚了他好幾聲,他才回過神來,向我露出平淡的笑容。

 

看完電影後,我們又去了許多地方遊玩。只有在電影院時許墨稍微有些異狀,其他時間都沒什麼異狀。

因此我沒有詢問在看電影時,他為為什麼失神。

 

 

今日最後一個行程,是我和許墨一起去看夕陽。也沒有特別去哪裡,只是到公園找張長椅坐下,握著彼此的手一起看著夕陽西下。

 

當一對年邁的夫妻牽著彼此的手,從我面前經過時,我腦海忽然萌生一種感覺。

 

「許墨,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很像老夫老妻嗎?」

 

許墨握緊我的手,再度露出他平淡的笑。「嗯,是很像。」

 

「說到老夫老妻,忽然很好奇你如果老了,會是什麼樣子呢?」

 

我轉頭看向許墨。夕陽的餘暉溫柔地打在許墨的臉上,使許墨的臉龐更加柔和。

 

「妳覺得會是什麼樣子?」

 

他感受到我的目光,也轉頭看著我,不答反問。

 

我認真思考一會。「也許會像路上看到的老爺爺一樣,頭髮會變得白一些吧,或者臉上多了一些皺紋?」

 

他輕笑,揉了揉我的頭髮,微笑依舊平淡,眼神依舊溫柔。

 

——但他並沒有說話。

 

我們保持這寧靜的氣氛,看著夕陽緩慢落下。直到天色暗下,我們才離開。

 

 

在愉快的邀約下,結束了一天的約會。

 

許墨和我一同回到我們共同的家。也許是今天消耗太多精力,又或者回到家的時間已經十點多了,總之一回家我便倒在許墨的懷裡,沉沉睡去。

 

 

許墨溫柔地將女孩放到雙人床上。

 

當月光輕柔灑在女孩的身上,許墨看著床上的女孩,他的眼底是誰都不懂的深沉。

他像是要把女孩的模樣烙印在腦海似的,靜靜凝視女孩許久。

 

他靠著床邊蹲下身來,伸手玩弄女孩的柔軟的頭髮,玩弄一陣子後才依依不捨地將纏繞在手指的髮絲解開。

他的動作很慢,很溫柔。也許是怕吵醒女孩?又或者是捨不得什麼?這個問題的答案除了許墨以外,沒有人會知道。

 

許墨躺在床上,側身看著女孩,喃喃自語著。

 

「我的離開,能否造就更堅強的妳?」

 

回應許墨的,是女孩均勻的呼吸聲。

 

「如果妳知道一切,妳還會……,相信我嗎?」

 

儘管許墨知道女孩不會有任何反應,但當他說出這句話時,他還是很糾結、很猶豫,還是說的很慢很慢。

 

「謝謝妳讓我看見,我世界裡唯一的色彩。」

 

這一句話,他說的很輕很輕。

一個不小心沒聽清楚,很可能就被風吹散了。

 

今日的夜晚,似乎特別漫長。

某方面來說,卻也特別短暫。

 

——至少許墨他是這麼覺得。

 

 

次日一早我醒來後,並沒有看見熟悉的身影。

我並沒有多想,天真的以為許墨只是有急事而提前去了研究所。

 

但當我到了中午都還沒有收到許墨的訊息時,我開始有些不安了。這股不安一直干擾著我,我不在乎是否會影響他的實驗或課程,我直接主動打電話給他。

 

電話卻轉入語音信箱。

 

不安感變得更加強烈,強烈到讓我突然覺得,心中好像缺了些什麼。

我無法忽視這種感覺。

 

和安娜姐說聲『去找許墨討論下次節目計畫』後,急著下樓攔了一輛計程車去研究所。

 

 

當我抵達研究所後,研究所的人告訴我——

 

許墨辭職了。

 

我聽完話後一臉震驚,那他會去哪裡?

 

「許教授沒告訴您嗎?他三個月前便決定在這個月辭職了。」

 

三個月前?那代表做這個決定並不是他一時衝動。不,他本來就不是那種會一時衝動的人啊……。

 

和研究所的人道謝後,我遊走在街上。

最近的天氣很不穩定,像是現在,剛好下起一陣午後大雨。

 

我原以為這一切都是一場夢,許墨忽然消失只是個惱人的玩笑。

可當大雨毫不留情打在我身上時,成功讓我清醒了幾分,成功提醒我這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
 

也許是過於悲傷,腦海中閃過些零碎的片段。

 

那日剛結束一個不順利的新節目的策劃會,我垂頭喪氣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天空突然下起大雨。原本能搭計程車回家,卻被別人搶先了。

沒搭到計程車的我,只好在屋簷下等待。但等了許久,雨勢卻漸漸變大,那時原本決定要淋著雨回家,但許墨恰好帶著傘出現,送我回家。

 

那現在,他還會像那時突然出現嗎?

 

我嘗試打電話給許墨,我數不清我到底打了幾次。可不管打了幾次,依舊是轉入語音信箱。

 

答案很明顯。

他肯定不會再像過去,撐著傘出現。

 

看著街上倉促找地方避雨的人們,我閃過一個想法。或許,許墨其實依然在家?或許,他只是在看書或者忙別的事,所以才沒有接到電話?

 

儘管知道不可能,但我依然如此堅信著,許墨不可能無故消失,於是我加快步伐回家。

 

當我回到家試著找尋他的身影時,卻發現一切根本不是我所設想的那樣。

 

甚至——更糟糕。

 

我該感謝你沒有選擇在昨天這麼做嗎?

 

許墨帶走了他的所有東西,只留下一封信和殘留在空氣中,屬於他的氣息。他帶走了那盆梔子花,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粉色桔梗花。

 

粉色桔梗花。

 

我最喜歡的花。

 

信上的字跡潦草,像是在匆促急忙之下隨意撇下的,字數不多,信上只有兩句話。

 

但不到幾秒,淚水馬上暈染了信上的墨水。

 

真是奇怪,明明最後一句話以前聽了也都不曾落淚。怎麼現在,淚水像控制不住的開關一直流呢?

 

看完信後,我明白了一些事。

 

我明白為什麼在電影院看電影時,許墨為什麼失神。

我明白為什麼我在公園問他問題,許墨的不答反問。

我明白為什麼我回答他的問題後,許墨卻沉默不語。

 

許墨,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。

 

為什麼你都已經選擇不告而別,卻還在信中關心我呢?

你這樣,是要我怎麼去討厭你呢?

 

為什麼你都已經表明你不在我身邊,卻沒有提到分手的事呢?也沒有提到你到底還愛不愛我呢?

你這麼做,我是要怎麼去逼迫自己相信你不愛我?我是要怎麼逼迫自己放下你?

 

為什麼你送我粉色桔梗花,卻沒有在信中提及你明確想表達的意思?

你這樣是要我怎麼去理解,你送我桔梗花的意義?你這樣,我根本無法死心啊。

 

真是個狡猾的人。

平時狡猾就算了,偏偏還挑在這種時候。

 

——可是我卻討厭不起來。

你這是要我怎麼辦呢?

 

再次撫過信上被暈染的文字。

是笑著,也是哭著。

 

『即使妳身邊沒有了我,妳也要像沒遇見我之前,好好照顧自己。

別再熬夜、別再不按時吃飯,妳可別嫌我囉嗦。』

 

 

《全文完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左予鴦 的頭像
左予鴦

左予鴦

左予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