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愛你》【戀與製作人】

 

許墨視角*

 

許墨眼神空洞,漫無目的地遊走在街上。

 

豆大的雨滴,毫不留情打在沒撐傘的許墨身上。

 

他停下腳步,伸手摸向外套,那藏有手槍的口袋。

 

冰冷的金屬製品,讓許墨回想剛剛的事。

 

*

 

許墨在回家的路上時,因為下雨而撐著雨傘。

 

忽然,一個戴著面具遮住臉的人,憑空在許墨眼前出現。

 

那個人許墨認得。

 

因為他是組織的人。

 

蒙面人手一揮。

 

兩人便來到一個廢墟處。

 

「你產生感情了。」蒙面人開口。

 

許墨沉默。

 

原來那種想關心女孩、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女孩、想一直陪在女孩身邊,是代表他——

 

對女孩產生情感了?

 

原來那些想法,是因為對女孩生情?

 

蒙面人看著正在思考的許墨,冷聲開口。「你應該知道,實驗人員對實驗品產生感情的下場。」

 

許墨點頭。

 

他依然記得,六歲那年,因為被父母拋棄、送去孤兒院。那時,剛好有人說欣賞自己,要領養自己。但實際上是逼迫自己加入一個組織,不聽話就把許墨他再扔回孤兒院。

 

被孤兒院虐待過的許墨不敢違背,只好乖乖簽名。

 

而加入組織時,簽的契約書,第一條這麼寫:

 

『實驗者與實驗品產生情感,將誅殺實驗者與實驗品。』

 

那時許墨因為被父母拋棄,而對人類已經完全不信任,更別說產生情感了,所以許墨很快就簽名。

 

只是沒想到,多年後,他會敗給六歲的自己。

 

而蒙面人這麼說,代表他和女孩都要被殺嗎?

 

那也不錯,能和女孩一起到另外一個世界。

 

「鑑於你之前表現良好,施予你特赦。」蒙面人停頓,冷笑補充。

 

表現良好?許墨有些不解。

 

他又沒特別做過什麼事,除了第一次加入組織時,殺過人外,之後就是一直幫組織研發藥物。這次會當實驗者,純粹是被抽中的。

 

——「由你親手解決實驗品。」

 

許墨瞪大雙眼,不可置信。

 

這算什麼特赦?!

 

這應該叫做折磨!

 

「期限是今天。今天內沒解決……」蒙面人停頓。「將由代號L處理。」

 

許墨面露絕望。

 

代號L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組織出現這一個人。做事時總是穿著黑衣、蒙著臉,所以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名字、性別。代號L,也不知道是由誰開始叫的。

 

他是組織裡最變態,最心狠手辣,也是最出名的人。經由他處理過的人,都被折磨致死,以致死相都相當淒慘。

 

蒙面人扔給許墨一把手槍,「處理完後,恢復到你之前的樣子。高層不喜歡看到你因為情感,而對實驗品心軟。」

 

說完,蒙面人又揮了一下手。

 

又回到許墨回家的路上。

 

只是,蒙面人消失了,只剩下許墨孤身一人。

 

*

 

許墨回想完剛剛的話後,將傘丟一邊,試圖讓冰冷的雨水打醒他。

 

打醒他,讓他知道剛剛的談話都是一場夢。

 

許墨失神,看著眼前,因為躲避大雨而四處逃竄的人們。

 

他感覺自己好像在看電影,自己好像抽離了這副軀殼。

 

叫許墨親手殺死心愛的女孩?

 

女孩是他唯一的光、唯一的色彩!

 

他怎麼可能捨得?!

 

但是,如果由代號L解決,只怕女孩要遭受更大的痛苦……。

 

許墨覺得都是自己的錯。

 

都怪自己對女孩有情感。

 

都怪他自己愛上了女孩。

 

都怪他自己要加入組織。

 

要是沒有這些,女孩就不會面臨被殺的命運吧?

 

許墨越想,頭越痛。

 

許墨揉了揉太陽穴,不但沒有好轉,反而越來越痛。

 

最終,許墨倒在人行道上。

 

*

 

許墨一倒下去,馬上又起身。

 

「這次不是被他們召喚出來?真神奇。」

 

『許墨』動一動全身,彷彿對這個身體不熟悉。

 

「你做不出來的事,就讓我幫你做吧,許墨。」這位『許墨』冷笑,拾起剛剛被丟到一旁的雨傘,優雅地走向女孩家。

 

*

 

「怎麼還沒回來?」這位『許墨』站在女孩家附近,那最陰暗的角落。拿起剛剛回家拿的金色懷錶,看著分針走向十一。

 

剛好,一陣腳步聲傳來。

 

這位『許墨』眼底閃過一絲殘酷,輕聲道。

 

——「目標回來了。」

 

*

 

看著女孩進去女孩家,這位『許墨』從陰暗的角落出來。

 

這位『許墨』把自己弄得狼狽一點後,從容走到女孩家前,伸出食指,按了一下女孩家的門鈴。

 

不到五秒,女孩打開門。

 

『許墨』從女孩的眼裡,看出女孩對他的心疼。

 

『許墨』心裡冷笑,把自己用得狼狽一點,果然是好事。

 

女孩馬上招呼『許墨』進來,之後女孩說句「我去拿毛巾」後馬上離開。

 

『許墨』勾起嘴角,看著女孩離開後,轉身。

 

輕輕地,將門反鎖。

 

這樣目標就不會逃走了呢。

 

『許墨』走到客廳,環視一遍女孩的擺設裝潢,覺得——

 

挺醜的。

 

『許墨』不懂,為什麼另外一個自己,會愛上這種女孩?

 

『許墨』思考時,女孩剛好拿著紅色毛巾回來。

 

『許墨』冷眼看著女孩手上的紅色毛巾。

 

嘖,毛巾顏色真糟糕的。

 

「許墨,毛巾給你。」女孩伸出拿著毛巾的右手,似乎要讓自己接過。

 

要我用這種顏色的毛巾?開玩笑。『許墨』在心裡冷笑。

 

女孩似乎有些尷尬,就收回拿著毛巾的右手,問道:「你怎麼不回家呢?你家不是在隔壁嗎?」

 

我不回家,是因為我要殺妳阿。

 

『許墨』在心裡想著。如果說出來,要解釋太麻煩。還是保持沉默好了。

 

女孩好像有點慌張。

 

許墨看著女孩的情緒,不禁思考女孩為什麼會慌張。

 

因為許墨沉默?還是覺得我不是許墨?

 

想這些真麻煩。

 

那要怎麼解決麻煩呢?

 

殺掉就好了。

 

『許墨』緩緩把手伸進外套,找尋放有槍枝的口袋。

 

「許、許墨,你——」女孩看著『許墨』的動作,一時驚訝地說不出話。

 

『許墨』掏出一把手槍。

 

『許墨』對於女孩的反應相當不解。

 

是沒看過槍嗎?驚訝什麼?

 

『許墨』把玩了一下槍,覺得相當不滿意。

 

怎麼給自己一把最爛的槍?

 

是在瞧不起另一個自己嗎?

 

看來下次被他們召喚出來的時候,有必要教訓教訓他們了。當作是殺人前的暖身好了。

 

許墨思考著。

 

「許、許墨,你還好嗎?」女孩假裝鎮定詢問『許墨』。

 

『許墨』不滿意女孩的反應。怕就怕,裝什麼鎮定?這樣會沒有樂趣的!算了,先來將手槍上膛好了。

 

『許墨』上膛的動作相當迅速,畢竟做了好幾百次。

 

『許墨』思考要怎麼要讓女孩感到恐懼呢?

 

阿!想到了。

 

『許墨』將槍口指向女孩。

 

但女孩的反應還是讓『許墨』失望。

 

「你……你不是許墨!許、許墨不會傷害我!」女孩大聲嚷嚷。

 

『許墨』有些不滿。女孩竟然知道自己不是許墨呢。

 

看來,另外一個自己沒有傷害過女孩。但女孩是實驗品,怎麼不傷害一下呢?真愚蠢。

 

就在『許墨』思考同時,女孩竟朝『許墨』走來。

 

『許墨』有些開心。

 

難得目標自己送上門來!

 

女孩直盯『許墨』,讓『許墨』有些擔心,擔心另一個自己會醒來。那自己就沒辦法解決目標了。

 

剛好,『許墨』的視線剛好與女孩相交。

 

『許墨』一頓,接著皺眉。似乎叫醒了另外一個自己的意識。於是,他甩甩頭,想將另一個自己的意識驅趕出去。

 

但好像造成反效果,是另一個自己的意識越來越強烈。

 

好吧,不能折磨女孩了,只能速戰速決了。

 

『許墨』將食指緩緩地按著扣扳機。

 

「許墨!你清醒一點!」女孩將毛巾丟一旁,伸手想觸碰『許墨』。

 

『許墨』皺眉,一手揮開,並後退幾步,食指還是不離開扣扳機,沒有按下去。因為『許墨』覺得頭一陣刺痛。

 

怎麼在這時候醒來?!

 

『許墨』心裡忽然冒出一個聲音。

 

『你是誰?』許墨的意識問道。

 

『我是誰?我來想想我是誰。』『許墨』一時也忘記自己的名字。

 

不對,他有名字嗎?

 

『不管你是誰,我都不准你傷害女孩。』許墨難得兇狠地說道。

 

『對誰兇狠都行,怎麼對另一個自己兇狠呢?』『許墨』無辜問道。

 

『另一個自己?你在說什麼?』許墨不解問道。

 

『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什麼這麼說,只怕你沒那個能力承受。』『許墨』冷笑。

 

『我沒有這麼脆弱。』許墨堅定回答。

 

『六歲那年,你為了通過加入組織的最後一關,必須殺人,還記得吧?』

 

『想忘也難。』叫一個六歲男孩殺人,這早已是許墨他一輩子的回憶。

 

『你動手完,因為第一次看到那麼多鮮血,而嚇昏過去。那件事對你的身體以及心理產生巨大的衝擊,因此誕生我,原本在死亡邊緣遊走的你,也因為我而拉回來。』停頓一下,想在繼續說下去時——

 

女孩開口。

 

「許墨……。」女孩輕喚許墨的名字。

 

『許墨』和許墨看著女孩流出的淚水。許墨想伸手替女孩擦拭,卻被『許墨』阻止。

 

「我…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。但…但我知道,你想做到的,不管用什麼方法,你都要做到。」女孩笑著。

 

讓『許墨』覺得笑著比哭著還醜。

 

「所以,我不會阻止你。」女孩深吸口氣,「動手吧。」女孩堅定道。

 

『許墨』有些驚訝。

 

第一次碰到這種自動送上門的目標,有點無趣。

 

『許墨』感覺另一個自己失神,馬上按壓扣扳機。

 

「我愛你。」

 

——砰!

 

子彈穿過女孩的左胸,鮮血不斷湧出,女孩應聲倒下。

 

許墨在心裡尖叫。他看著心愛的人,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自己卻無能為力。

 

「終於解決了,這樣我明天就不用被召喚出來了。」許墨將槍收好,拍了拍手,並開始整理現場。「對了,我好像想到我的名字了。」

 

「組織裡的每一個人,一個禮拜至少要解決七人。唯獨你,許墨,唯獨你許墨不用。只要乖乖待在實驗室,研發一堆藥物,你知道為什麼嗎?」『許墨』提問。

 

聽『許墨』這麼說,也讓許墨有點疑惑。

 

「我繼續剛剛的話題。

 

你昏過去又醒來後的第二天,組織又讓你去解決人。你照樣昏過去,是我幫你處理好的。

 

組織不相信是你做的,所以就研究了你,不,研究了我們一番。最後組織的人發現了我,提出我負責解決人,而你負責研發藥物的合約。」『許墨』停頓,給許墨心裡緩衝。

 

「要我解決人的時候,組織高層就會用特殊儀器喚醒我,解決完後喚醒你。

 

為了區分你和我,組織的人幫我取了一個名字。」『許墨』停頓一下。「我想想看。好像叫……Lie(謊言)?但更多人叫我……」

 

——「代號L?」

 

*

 

等到『許墨』清理好現場以後,『許墨』才將身體的主導權還給許墨。

 

許墨擁有主導權後,第一件做的事情,是——

 

掏出手槍。

 

他要結束這一切。

 

「想幹什麼?」『許墨』有些驚慌。

 

許墨不回答,自顧自將手槍上膛。

 

*

 

——他對不起女孩。

 

——他不應該愛上女孩。

 

——這樣女孩就不會受傷。

 

——都是他的錯。

 

——既然女孩已經不在人世,那自己的生命,就沒什麼意義。

 

——女孩,不要怕,不要擔心,自己很快就會過去了。

 

——他輕輕碰觸扣扳機。

 

——不顧『許墨』的意見。

 

——輕輕地、緩緩地。

 

——朝自己開槍。

 

——許墨倒在女孩旁邊。

 

——有位女孩在等他,所以他就來了。

 

《全文完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左予鴦 的頭像
左予鴦

左予鴦

左予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