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追尋》

 

六月,某日下午。

 

我睜開眼,發現我仍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聞著早已習慣的消毒水味。

 

我多麼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夢。

 

夢醒後,發現我根本沒得不治之症。

 

然而我得病,這是事實。

 

我轉頭,看向窗戶。

 

窗戶外,陽光普照,天空碧藍,白雲輕飄。

 

在這寧靜悠閒的景色,唯一不和諧的,是窗戶反射著我的臉。

 

因為化療的關係,我原本烏黑的長髮被剝奪。

 

因為化療的關係,我的臉變得慘白。

 

因為化療的關係,我的皮膚有些脫皮和乾燥。

 

受疾病侵擾的身體,變得脆弱不堪。

 

敲門聲入耳,不等我發話,自己就開門進來。

 

「還可以承受嗎?」來者溫柔詢問。

 

「許墨,你來了。」我原本憂鬱的心情,看到許墨後一掃而空。

 

「我每天一定會來看妳的。」許墨微笑,幫我調整我的姿勢,以便我好好看他。

 

「許墨,謝謝你。」聽到許墨的承諾,我開心地笑了。

 

我會開心,是因為——

 

我喜歡許墨。

 

自從看到許墨的第一眼,我就喜歡他了。

 

「笑得這麼開心,心情很好嗎?」許墨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,看著我道。

 

「當然啦!」看到你,我心情能不好嗎?我努力把這些話吞回去。

 

我不想讓許墨發現我喜歡他。

 

我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 

「那就好。化療期間,保持好心情是很重要的。今天過得怎麼樣?」許墨溫柔問道。

 

我不禁沉浸在他的溫柔中。

 

太美好,太夢幻,也太遙不可及。

 

「嗯……,我剛剛才醒來。」我不好意思笑道。

 

可能是化療的關係,讓我變得容易疲憊,疲憊自然也就想睡。

 

「哦?那麼,我是妳醒來後第一位見到的人?」許墨挑眉。

 

我點頭。

 

「那希望我以後,還可以當,妳醒來後第一位看到的人。」許墨露出溫雅的笑容。

 

那一陷入進去,就無法自拔的笑容。

 

我臉微紅,因為這句話有點曖昧,也因為他的笑容。我結巴道,「那……,那當然!」

 

「妳現在的樣子真可愛。」許墨的大手,溫柔觸碰我消瘦的臉。

 

我覺得,我的臉快燒起來了!

 

多麼幸福的一刻!

 

多麼希望時間能暫停!

 

我努力保持鎮定,「你的意思是,我其他時候樣子不可愛?!」

 

「當然不是。不論妳處於什麼時候、變成什麼樣子,妳仍然還是妳。只要是妳,我都覺得可愛。」許墨柔情蜜意道,聽地我一陣酥麻。

 

我費神保持鎮定,「許墨,你這些話哪裡學來的?是不是很常對著其他人講這些話?」

 

「學來的東西用在妳身上,是降低妳的格調。對妳說的話,都是我發自內心想的,用在其他人身上,我捨不得。」許墨的手仍停在我臉上,像是捨不得移開。

 

我突然覺得身體燥熱。

 

我突然有股衝動。

 

想對許墨告白的衝動。

 

「不鬧妳了。」許墨把手移開,我有些失望,也變得清醒。「這是什麼書?」許墨將目光移到我的床頭櫃,指著其中一本小書,我最喜歡的書——

 

《女孩不會知道》。

 

也許因為故事中的女孩,和我的個性相似,讓我喜歡這本小書。

 

「這是一本虐心的小說。」

 

「虐心?我可以看嗎?」許墨好奇問道。

 

阿,我忘記了,我和許墨對於虐心的感覺程度不同。

 

「可以呀。這本書對我而言很虐心,對許墨你來說,我就不知道了。」我趕緊補充。

 

許墨點頭,將書抽出來看。

 

病房變得靜謐,只有翻書的唰唰聲,還有窗外不時出現鳥兒的叫聲。

 

我突然知曉,何謂歲月靜好。

 

那便是——

 

有我,有許墨,歲月靜好。

 

就在我因為無聊,又要沉沉睡去時,許墨剛好開口。

 

「我看完了。」許墨將書放回去。

 

「覺得如何?」我打起精神,期待問道。

 

我很期待,許墨和我對於這本書的感想,是不是一樣?

 

如果一樣,是不是就說明,我們有了共同喜歡的東西了?

 

「我喜歡悲劇小說。因為那對我而言,最貼近現實。所以,我覺得這本書還不錯。只是……」許墨停頓,像是在思索什麼。

 

我用好奇的目光看著他。

 

「只是有一點疑惑。」許墨微蹙眉。

 

「疑惑什麼?」我好奇問道。

 

「如果他們是真心喜歡那位女孩,那為什麼沒有和女孩一起過去另外一個世界呢?」許墨難得面露不解。

 

「也許對女孩來說,男孩們能繼續活著,對女孩才是最完美的吧?」我回答。

 

「為什麼對女孩才是完美呢?妳是怎麼推論的?」許墨還是一臉困惑。

 

「女孩希望男孩們找到好對象遺忘她,那也要男孩們活著的時候才可以做這兩件事。我是這麼理解的。」我道。

 

「那如果妳是故事中的女主角,妳會怎麼做?」許墨不再糾結這個問題,換一個問題問道。

 

我思考了一下。「假設我是故事中的女主角,我也會希望男孩們可以為了我,好好活下去,不要陪我去另一個世界。」

 

許墨一臉不解。

 

我繼續說道,「我捨不得喜歡的人,因為我而做了摧殘自己生命的事情。這樣,不值得,我也會很愧疚。」

 

許墨若有所思。

 

我突發奇想,也想問許墨一個問題。「許墨,我想問你,如果你是男主角之一,你會像你說的那樣,追隨女孩嗎?」

 

剛好,病房打開。

 

「許先生抱歉,接下來是治療時間。」為首醫生朝許墨道歉。

 

不知不覺,也到了我要治療的時間。

 

果然,幸福的時光,一轉眼就過去。

 

「沒關係。」許墨朝醫生點頭,接著轉頭看我,「我明天再來。」

 

我朝他揮手道別,打算下次見到他,在問他答案。

 

*

 

七月某日。

 

我是個在強風中生存的蠟燭。

 

一不小心,蠟燭可能就熄滅。

 

我的身體,越來越糟糕了。

 

我也知道,我不可能好起來。

 

甚至,我有沒有辦法活下去,都是個未知。

 

我閉著雙眼,感受窗外的鳥語。

 

我閉著雙眼,感受窗外吹來的微風。

 

我閉著雙眼。

 

安詳的。

 

睡著。

 

*

 

——許墨看著一瓶瓶的藥罐子。

 

——女孩總是會讓他做出錯誤的判斷呢。

 

——但沒關係,女孩是他可以不要命,去愛的人。

 

——許墨忽然想起女孩的話。

 

——『我捨不得喜歡的人,因為我而做了摧殘自己生命的事情。這樣,不值得,我也會很愧疚。』

 

——許墨的眼神有些迷惘。

 

——什麼是值得?比如女孩。

 

——他曾以為,自己是他心臟的主人,後來發現,女孩才是。

 

——既然女孩死了,自己也沒有活著的必要。

 

——許墨拿起一罐藥,緩緩轉開瓶蓋。

 

——不要怕,不用擔心,他會很快就去陪女孩了。

 

——許墨將蓋子放到一旁,抓了一把藥。

 

——我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,但我想做到的,不管用什麼方法,都要做到。

 

——許墨覺得很痛苦。

 

——但想到女孩,他就覺得無所謂。

 

——因為有位女孩在等他,所以他就來了。

 

——他心甘情願,用這種方式追隨女孩。

 

《全文完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左予鴦 的頭像
左予鴦

左予鴦

左予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