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《相遇》

 

*

 

某年冬天。

 

白起靜靜地站在山頂上。

 

山頂可以俯瞰整個都市。

 

白起閉眼感受流動的風。

 

*

 

「老師,您在幹嘛?」

 

白起皺眉,回頭望去。

 

開口的人是一位五歲的女孩。

 

白起眉間不知原因舒展開來。

 

「我在……」白起遲疑一下,「沒事。」

 

「老師,您不是說,只要有事情一定要說出來嗎?老師,言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!」女孩雖然才五歲,但開口說出來的話一點都不像五歲小孩。

 

白起失笑,女孩讓自己想起某個人。於是白起無奈開口。「為師我,在等人。」

 

「等誰呢?」女孩向前邁向幾步,與白起並肩,俯視看著整個都市,卻不覺得害怕。

 

「怎麼突然好奇為師的事了?」他轉移話題。

 

「因為我關心為師阿!」女孩天真無邪笑了。

 

他看著那笑容,身子一震。

 

『我可是再關心你呢!』

 

他甩頭,像是在把腦中的想法甩開。

 

「老師,您怎麼了?」女孩皺眉,看著差自己快一百多公分的老師。不管他回答,自顧自開口。「老師,您該不會是著涼了吧?!那要趕緊進屋!」

 

他失笑。

 

他怎麼可能因為吹風而著涼?

 

*

 

女孩小手拉起白起的大手,帶頭想走進屋內,他很配合跟著她。

 

「老師,您怎麼比我大這麼多歲,還不讓人省心?這裡可只有我和老師您兩人阿!下山又很麻煩……」女孩進到屋內,儘管嘴裡不斷碎念,卻走向廚房倒了一杯熱水遞給他。

 

他想著為什麼要帶這麼吵鬧的女孩回家,然後他想到與女孩初識的時候。

 

*

 

 

他遇到女孩,是因為有一次他在下山路上,看到幾個月大的女孩裹著被子,安靜在某棵樹下。

 

女孩看到他,不但不哭不鬧,還笑得燦爛。

 

那一刻,他覺得女孩好像某個人,於是一衝動,把女孩帶回家養。

 

 

但事後很懊悔,於是在女孩三歲時,他把她送走過。

 

可是領養走的人,過沒幾個月就把女孩還給他。而且一致認為——

 

女孩八字太重。

 

所以他只好撫養她,直到現在。

 

*

 

他搖搖頭,低頭看著矮自己好多的女孩,再搖搖頭。

 

這麼多年過去,女孩怎麼可能會是她呢?

 

他將心中這個可笑的想法,配著熱水喝下去。

 

*

 

過了好多好多年。

 

這期間,他把自己會的東西都交給女孩。女孩學習力很強,教沒幾個月就可以領悟到精髓。

 

有一天,女孩滿十八歲,也就是他領她回來的第十八年。

 

那一天,他出門替她買禮物。

 

而女孩卻在他外出時,不告而別。

 

女孩只留了一封信,信上寫著女孩想離開這裡,並告訴他,她住在哪裡。

 

他沒有去找女孩,而是放手讓她走。因為他明白一個道理——

 

該走的人,留不下。

 

而且,女孩長大了,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 

只會紙上談兵,而沒有實際經驗,是不夠,也不能在這世界活下去。

 

*

 

女孩離開這幾年,白起都寄一些日常用品、衣裳給女孩,連續幾年從未不間斷。

 

但女孩從未回信過。

 

 

白起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,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堅持這麼久。

 

白起想著想著,得到一個結論。

 

——可能因為自己想念女孩吧。

 

*

 

幾年時光再飛逝。

 

二十六歲的女孩在冬天的某一個黃昏,來找白起。

 

「妳來了?」白起對於女孩的出現有點驚訝。

 

「妳看起來變漂亮了。這就是女大十八變嗎?」

 

「老師,我被很多人這麼誇過。」女孩面無表情盯著白起。

 

他的容貌,還是跟女孩的記憶相仿。

 

「那有沒有男朋友?」他並不介意女孩盯著自己看。

 

他知道,女孩遲早一天會知道——

 

知道他青春永駐的秘密。

 

「沒有,我不需要。」女孩細細將他打量一遍。

 

不只有容貌不變,連身材、體型也跟記憶中沒有相差多少。

 

「嗯。」他被一直盯著,而有些尷尬。「進屋嗎?」

 

女孩點頭。

 

*

 

兩人從黃昏聊到晚上。

 

白起請女孩住一晚,女孩拒絕。

 

白起提議送女孩下山,女孩同意。

 

*

 

下山的路上,月光輕柔灑在地上,周圍的樹不時擺動。

 

兩人在路上皆沉默,似乎不想破壞此時的美好。

 

「老師,請不要再寄東西給我了。」女孩忽然開口。

 

「妳…不喜歡嗎?」

 

「……我並不需要。」女孩不正面回應。

 

*

 

剛好,他們走到山下了。

 

「老師,您回去吧。」女孩指著山路。

 

「沒關係,我先看妳回去。」

 

「白起,拜託你。」女孩不叫他老師,而是直呼他的名子。

 

他瞳孔一縮。

 

為什麼……這聲音那麼像她?

 

他搖搖頭,想甩開心中不實的想法。

 

可是剛搖完,就覺得女孩好像變成她了。

 

那漂亮的眉毛、那微挺鼻子、那紅唇,最重要的是——

 

那清澈的雙眸。

 

*

 

「妳……是她嗎?」他忽然感覺一陣痛苦,臉有些扭曲。

 

「對不起……讓你一個人獨自留在這裡……。」女孩心疼的語氣和說話的內容,越來越確信,他曾以為錯誤的感覺——

 

其實是正確的。

 

*

 

「妳、是妳……妳回來了……。」他難受皺著眉頭,捂著胸口。

 

「我應該放手了。」女孩很快恢復成她前世的容貌。

 

「妳…做了什麼?」儘管他痛苦,還是分散注意力思考女孩說的話。

 

「老師,不……」女孩輕喚了他的名字。「上輩子,是我因為生病,而比你早過世。

 

而我們原本不適合,因為我們雙雙相剋。

 

直到遇到那個人,我們至今都還不知道他是誰的神秘人,說他有能力不會讓我們相剋。

 

但必須答應他,若先留一個人在人間,那被留下的人便會青春永駐,直到對方殺死自己……。

 

神秘人都會在我們十八歲時,告知自己要完成這項任務,在期限內沒完成,永世不得相見!且——」女孩說到一半時,忍不住哽咽。

 

「妳……真的是妳……!」白起不在意女孩所說的內容,這些,他都記得。

 

只是他不知道,女孩就是前世的她。

 

*

 

白起依然覺得痛苦且難受,但他覺得值得。

 

終於遇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了。

 

儘管他們早在二十六年前就相遇。

 

儘管他在她二十六年以後才知道。

 

「且生生世世!我們都必須這麼做……。」女孩忍不住崩潰大哭。

 

他顫抖的手觸碰女孩柔軟的臉,抹去女孩的淚水。

 

「所、所以…妳真……真這麼做了?」

 

「對、對不起……」女孩低下頭來。

 

想到自己在白起的茶裡面,加入那位神秘人在她十八歲時,給她的——

 

毒藥。

 

「我…咳,我不……不會怪妳——」還沒說完,他吐出鮮血。

 

剛好,為女孩原本純白的衣服,染上鮮紅。

 

「唔——哇!」女孩驚恐,不是因為她害怕,而是——

 

她沒想到他這麼快發作。

 

她以為他們可以在拖延。

 

但事實給的答案是不行。

 

她看著他在自己的眼裡死去。

 

而她卻沒辦法做些什麼,只能看著白起的生命,一點一點的凋零……。

 

*

 

多年以後。

 

「老師您在等什麼呢?」一位七歲男孩俏皮地從女孩旁邊竄出來,跟著女孩眺望整個天空。

 

女孩沉默看著男孩。

 

男孩乖乖讓女孩看。

 

良久,女孩才吐出一句話。

 

「……我什麼也沒等。」

 

男孩懷疑看著女孩,但想到有東西要和女孩分享,便不在意。

 

「對了老師!我寫了一首詩呢!

 

白髮蒼蒼君才生,

起因在你我無緣。

愛講究有緣有分,

你我註定不適合。

 

我真有天份呢!」男孩低頭將手中的詩唸完,不忘誇讚自己。

 

「老師,您的眼眶怎麼紅紅的?因為太感動嗎?」

 

《全文完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左予鴦 的頭像
左予鴦

左予鴦

左予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