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晚上時分。

         他在酒店的某個高腳椅位置上,拿著盛滿紅酒玻璃高腳杯,目光迷離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妳獨自一人守在客廳,寂靜偌大的客廳只有滴答滴答的鬧鐘聲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他有意無意晃著高腳杯,沉著臉思考。隨後,將杯中物一飲而盡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妳皺眉看向時鐘,現在十一點多。儘管妳知道他這個月回家,卻還是走去廚房,再次幫他熱好飯菜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他又灌了幾杯紅酒。直到臉上出現微醺的表情、身上微微的酒氣,才起身離開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現在凌晨一點。妳不再等他,轉身進去臥房。儘管躺在床上,仍沒有絲毫睡意,因為妳思考他去哪?會回來嗎?他已經快一個月不回家了,如果加上今天,就滿一個月了。

         妳快一個月沒見到他,妳想盡辦法,藉各種名義他都不讓妳見,因此妳心裡仍有些期望他會回來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儘管有些微醺,但仍踩著穩定的步伐邁向妳和他的房子。他輸入指紋和密碼,門打開,他進去。脫下西裝外套,走向廚房倒杯開水,發現妳為他準備的飯菜。

         他皺眉,嘴裡低喃幾句,並拉開椅子坐下來吃。

         *

         仍未睡著的妳,聽到開門聲有些驚訝,心想他是否回來了?但想到最近,妳搖搖頭,把腦海裡的想法甩出去,認為是小偷。於是妳輕手輕腳走向門口,偷偷開出一條門縫。

         臥房不遠處就是餐廳,餐廳傳來微亮的燈光,妳依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背對著妳。

         妳相當驚訝,太久沒看到那身影,淚水很快佔滿妳的眼眶,妳無聲哭泣。

         很快,餐廳熄了燈,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,妳趕快躺回去床上,假裝睡覺。

         他走進臥房,超妳走來,蹲下身輕撫妳的細膩髮絲,嘴裡溫柔低喃幾句。「這幾個星期,委屈妳了。」

         妳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氣,知道他去喝酒,妳忍不住做起身子,質問他:「這一個月到底怎麼了?」

         他並沒有被嚇到,彷彿知道妳剛剛只是裝睡,只是收回手,淡淡說聲:「沒事。」

         他的平淡彷彿是觸碰到妳身上某個開關,妳開始指控。「我們之間到底怎麼了?一個月不回家,我可以請問你夜晚都在做什麼嗎?還是我做錯什麼?跟我說,我都會改!可是你……你什麼都不說,我根本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?!」妳越說越不滿,再度落下眼淚。

         他伸手輕抹妳的眼淚,啞著聲音道。「…我原本不想告訴妳,可是妳哭成這樣我也捨不得。」

         妳彷彿聽到他無聲的嘆息。「妳之前和我低調領證而已,並沒有舉辦婚禮。我知道妳不想舉行婚禮,可是……我不想再讓妳身邊出現蒼蠅,我不喜歡。剛好最近情人節要來,那天日子又不錯,我想在那天辦我們的婚禮。這是臨時想到的,所以我這個月都在忙婚禮這事兒。」他解釋。

         妳先是錯愕,接著捶他胸口。「怎麼不跟我說?」

         「跟妳說妳肯定會阻止我。國際知名設計師已經幫我用好婚紗了,妳如果不想心疼我的錢,就好好當個準新娘。」他無奈一笑。

         「笨蛋、笨蛋笨蛋、你真是笨蛋加三級!」妳再度捶他胸口。妳不想辦婚禮,就是因為怕他在這上面燒錢!

         他輕鬆握住打他的手,單手將妳的手抵在妳頭上。「這幾個星期,妳好像有點忘記我是誰了?」

         因妳的手動彈不得,妳面露慌慌張張,「才、才沒有!」

         「嗯?夫人說不說實話?」他眼裡閃過一絲危險。

***********完結***********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左予鴦 的頭像
左予鴦

左予鴦

左予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